关于M.A.D.



2007年秋天,我们和自由的风从安纳大环归来,在地图上YY出了一条徒步线路,右侧的Manaslu(8156m),中间的Tilicho Lake(4920m),左边的Dhaularigi(8172m)。大家都觉得挺帅,尤其是自由的风把他们命名为:M.A.D.Expedition,让整个线路显得更加cool了。但YY就是YY,它总是距现实很遥远。2008年,自由的风主攻养伤,我和笨笨则忙于给家人看病。

不记得是在09年的春天还是夏天,自由的风跟笨笨说:秋天去走MAD。当时我很怀疑,毕竟MAD不是安纳大环,可以说走就走,MAD更象一次行动。自由的风为了表明决心,补充道:除非有人当场拍给我100W现金不让我去,那咱两就一人一半。

到底会不会有一个大头去拍他呢?如果我们有了50W,该去哪里玩呢?

当我所有的幻想破灭之后,我们开始了准备工作。我们在2年之后要把一个YY出来的计划实现,也没有多少人可以这样幸福的生活吧。自由的风开通了MAD的论坛,大家进行分工,笨笨负责地图和所有电子装备,借此机会,他升级了他的2个玩具:GPS和太阳能电池板。自由的风负责技术装备,我负责食品准备。

三段徒步线路的中间两段是用安纳大环连接,这意味着那将是我们休息的机会。安纳大环上的物资和设施是我们了解和信任的。徒步线路上需要露营,我们需要自备食品,露营装备,以及一部分技术装备,如冰爪,绳子。以上次相同季节过安纳大环Thorung La(山口)的经验,我们还需要准备寒冷气候下的衣物。而这一切确定之后,我们4个人的所有食品及装备预计会达到100KG,所以我们确定需要请guide和porter,而且porter的数量还不会太少。

但身在北京的我们如何找他们呢?想到07年遇到过一个不错的guide,笨笨还和他合了影,可以把照片打印出来去博卡拉找他。但他走没走过这条线路,我们也不知道。还有一个简单些的办法,就是去找一个公司,由他们提供guide和porter,好处是我们省心,坏处是肯定要费钱。这部分工作我们在北京的时候基本没有什么进展,最后确认由自由的风和柔柔先飞加都去找人,我和笨笨火车到拉萨待命,以便补充物资。

在准备工作进行的过程中,我并不是很兴奋,好象自己始终不觉得它将发生,直到自由的风他们的机票已经确定,我和笨笨也拿到了11号的火车票,知道一切已成定局。


mad_map.jpg


这张图画得我好绝望,太多信息需要放进去,然后就是根本放不下。喜欢看画的同学就看,不喜欢看的就别勉强了,不太好懂。


DSC_4616.jpg

一行四人。笨笨最黑!


明天出发,火车到拉萨,大巴从樟木出关进尼泊尔,如果一切顺利,十月底回来。

一些同学刚刚知道这个噩耗,其实不光你们,还有。。。

父母:什么时候走?

笨笨:周五

父母:十一之后回来?

笨笨:对

我:你好好说

笨笨:我们是十月底回来。

父母:什么?!这么久?这叫十一之后回来?

笨笨答:十月不都是十一之后嘛。

父母:不登山?

我:不登山

父母:肯定不登山?

我:肯定不登山。。。。

好在只有一对父母在家,否则一定要受到更多的盘查。

自由的风很早就把这次行程取名为:MAD Expedition,很帅的名字吧。

M – Manaslu Base Camp Circle

A – Annapurna Circle (titlicho lake)

D – Dhaularigi Base Camp Circle

祝我们成功。

从前,有一个魔鬼,他掌握着人类的大量财富,那些财富代表着很多人类梦寐以求的东西。他对人类说:让我们来做个交易,让我用财富来换取你们的时间吧。人类同意了。过了一段时间,一些人类不再满足于那些财富带来的快感。他们打算向魔鬼换回他们的时间,但他们发现,现在他们需要用双倍的财富才能换回自己过去失去的时间。而随着他们年老,他们总是需要用更多的金钱才能换到更少的时间。一些发现这个秘密的人决定不再兑换很多的财富,而更多的保留自己的时间。

那些可以完全用财富满足自己的人,幸福的生活着。那些可以获得时间与财富两者平衡的人,也幸福的生活着。那些不断与魔鬼交易,用时间换来财富,再用财富换回时间,又不断计算着自己是失去得更多,还是得到的更多的人,总在决择中挣扎。

最后修改于2014年10月26日 (星期日) 02: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