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.10.22 那曲 - 格尔木




早上表还没响,想上厕所,但外面很冷,不想起,折腾了半个多小时,等到表响。

4000多米海拔的秋天,已经是我的冬天了。没刷牙洗脸,直接上车开暖气。出那曲没多远就是检查站,领卡。开了一会儿,后面上来两个川A的三菱,虽然有限速,但他们开的可不慢。笨笨觉的跟着他们肯定没问题,可前面看到检查站了,我们两个还是不敢过去。远远停下等时间。路上已经开始下雪了,四处都是白茫茫的。前面的检查站不断有车停下来打卡,笨笨指着一个人问我:他是在叫咱们吗?我们远远看到一个人在向我们不停的挥手,好象是个警察。不能过去,这要一过去,一交卡,又是200没了。我们继续在车里等待。


MG_5316.jpg

MG_5317.jpg

等我拿着卡按时到检查站的时候,JC没好气的说:超速了!你们在那里已经停了半个小时了。

我心想:所有人都是这样干的呀,不是停在这里,也是停在别处了。

我陪着笑脸说:我们停车上个厕所,拍拍照片。

JC:上厕所要半个小时吗?你们停在弯道上,多危险。让你们过来还不过来。

这谁敢过去呀,200块呀!

旁边还有两个女JC,接过我的单子开始写时间。想想他们也挺可怜的,这么冷的大雪天,被扔在这个小房子里,周围连个饭馆都没有。哎。。。

过检查站没多久就安多县城,吃了碗面继续上路,雪好象越来越大了。路上已经有大车停下来不走了,还有一些大车司机开始从路边铲雪垫在车轮下面,以免车子滑下山去。雪花被大风吹着在车窗前不断的飞舞,能见度也就5米,两边的路基都看不清了。笨笨也不敢开了,停在大车后面。后面不知停了多少车,直到有一辆小车超过了我们,笨笨决定不等了,走。就怕越等雪越大,就该真走不出去了,也许走出这一片云,后面就好。他的判断果然没错,开出去没有几十公里,雪就已经停了。山坡上的阳面连雪都没有。


MG_5320.jpg


MG_5323.jpg

MG_5327.jpg

车子的老问题又出现了,给不上油,不停的挫车,怠速也不正常。换我开的时候,问题越来越严重,几乎没有办法正常行驶。笨笨在旁边本想睡一会儿,看这架势只有亲自上阵。车子基本一上海拔4500m就会出现故障灯,然后就会发生这种现象。笨笨决定下车拔电平,先消灯再说。我提醒他不如现在拔掉氧传感器,就可以排除这个问题的可能性。否则回到平原,找不到现象,修都没办法修。

MG_5330.jpg

虽然我不懂修车,但这次我救了笨笨和他的小切,拔掉氧传,一切都好了。看到问题解决,我跟笨笨都松了口气,但两个人谁也没有再提这个问题。生怕多说一句,车子再坏掉。

到达格尔木又是半夜了,依旧格尔木宾馆。


<comments />

最后修改于2014年10月27日 (星期一) 11: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