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.09.29 D12 Larkya Phedi - Larkya pass - Bimtang



距离:19.68KM

Larkya Phedi海拔:4474M

Larkya pass海拔:5170M

Bimtang海拔:3755M

当日累积海拔上升:774M

当日累积海拔下降:1487M

当日最高海拔:5,160M

当日最低海拔:3,687M

<iframe frameBorder="0" src="http://wikiloc.com/wikiloc/spatialArtifacts.do?event=view&id=635567&measures=off&title=off&near=off&images=off&maptype=S" width="500px" height="400px"></iframe>


昨天晚上阿旺不知道怎么了,前半夜在我们帐篷外面叫了很久,这荒山野岭的,肯定没有牦牛,也不象能有其它动物。到了后半夜,我的睡袋有些凉,搞得我一晚上都觉的没睡好。


DSC_4858.jpg

昨天在路上他们三的合影


DSC_4862.jpg

笨笨身上的包,已经下去了


早上4:45,听到风他们的表响了,我和笨笨都不想起,外面还是漆黑一片。没一会儿,就感觉到有人在用灯照我们的帐篷,估计是哈里波特们在叫我们起床。赶紧打开头灯,表示我们正在起床中。

笨笨伸头出帐篷张望,回来汇报:鬼子们已经出发啦。这才5点啊。怎么每次过山口,鬼子们都这么兴师动众的。

煮面,煮粥,风和柔柔到我们的帐篷一起吃早饭,收完营是5:40,porter们都已经站在一旁等自己负责的行李,哈里也背着自己的包在等我们。5:53分,porter们背上行李就都跑了,剩下我们4个四散开去找地儿上厕所,哈里看了看形势,决定不等我们,也先上路了。


DSC_4878.jpg

porter们准备上路


DSC_4882.jpg

早晨的蓝光


哈里做为一个guide,做得最专业的一件事情就是每天准时站在我们身边,问:晚上吃啥? 在旅行开始的时候,他还会象随时准备为老爷服务的向导一样,尽量跟着我们一起走,后来发现我们并不需要这种服务,在保证不会走丢的情况下,也就各走各的了。

天上的云还是很厚,看不到Manaslu,看不到其它雪山。跟着笨笨慢慢向上,尽量不停下来,免得重新起步又要花时间调整节奏。早上被笨笨塞了太多东西,胃里象顶了一个什么东西,走了2个多小时,才开始打嗝,证明胃开始消化工作了。上了高海拔,我的胃口变得很不好,总是吃不下太多东西,笨笨就总是希望我可以尽量多吃,只能努力。

从昨天开始,路上就出现铁标杆了,在安娜大环的Thurang La山口也是这样。但我们一直不明白,这个标杆是怎么用的,上面没有编号,没有距离,只是没多远就有一个立在路上,我们无从知道它意味着什么,或者只是不让游客迷路?


DSC_4880.jpg


一个标杆一个标杆的数过去,一个碎石坡接着一个碎石坡,让人似乎永远也望不到头。这种情况下很容易让人很绝望,产生怀疑。但我这次还好,怀着必胜的信念:一定会走过去。

porter们知道今天路上没什么可偷懒的地方,所以一直在我们前面逛奔,我们只能远远的望到他们的背影,每次快要赶上休息中的porter的时候,他们又立即出发,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之内。

风在前面说有一个比balck lake漂亮1万倍的小湖。到了一看,果然颜色甚美,透明的蓝色,纯净的如冰似玉,恍若天外来物。4个人围着它拍来拍去。


DSC_4885.jpg

远看


DSC_4889.jpg

倒影


DSC_4894.jpg


DSC_4902.jpg


过了小湖,又进入四周全是冰川的盆地,路边不时出现一些冰碛湖,但颜色远不及刚才那个美貌。满地全是冰川上冲击下来的大石头,走着走着就找不到正确的路了。远远还能看到铁标杆,笨笨带着我重新找路。我两正在爬一个大坡,风在电台里说:到山口了。刚刚还看到他们两个,难不成上去这个坡就是了?上去一看,是到了。


DSC_4916.jpg

找不到路


DSC_4919.jpg


DSC_4917.jpg


WEI_9363.jpg 走到啦 by:柔柔


这个山口有好几个小坡,也搞不清楚哪个是最高点。有2、3个地方都挂着经幡,我们选了其中最大的一个,派笨笨和风也去挂上我们从拉萨带来的经幡。顺便合影留念。


IMG_1482.jpg 山口 by:柔柔


WEI_9365.jpg

风中的风马旗 by:柔柔


WEI_9372.jpg

挂经幡 by:柔柔


DSC_4928.jpg

全家福


下山的路还是碎石,右侧有一条很长的冰川一路跟着我们,离开山口,意味着我们也要离开这些景物。下坡的路上都是西瓜大小的石头,躲也躲不开,踩也踩不稳,走快了感觉全身都在扭来扭去。过了山口,心理上就放松了,反而走得有些累。


DSC_4929.jpg


DSC_4932.jpg

DSC_4934.jpg


DSC_4938.jpg


DSC_4940.jpg

DSC_4943.jpg

全是石头


DSC_4949.jpg


DSC_4944.jpg

山火过后的地柏


前方的山上全是雾,不停的下降之后,远远看到一条亮晶晶的小河蜿蜒流过几所小房子,河岸的草地很平,是我们扎营的好地方。

晚上黄格子开始向笨笨要酒喝,我们假装听不懂。

最后修改于2014年10月26日 (星期日) 02: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