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鼻子(The Nose)攀登报告 :我们的鼻子(The Nose)之路

引子

我们人生第一个Project是被赵大爷和夜行人大爷忽悠爬阳朔白山的凤凰。

在春暖花开客栈,大爷们语重心长的教导我们:“心路历程!心路历程你懂吗?不磕线,你的攀岩是不完整的,不磕线你怎么可能体会到这种心路历程?!”我们只能不住的点头赞叹。

于是,我们在阳朔的最后两周就都交待在白山了。当然,最终当两人完成凤凰的时候,确实体会到了两位大爷所说的心路历程,那种日思夜想近乎疯魔的体验。

而这不期而至的第二个Project:The Nose,前后横跨14个月,足记遍及美国西部各大重要岩场,相比结果,训练过程更是可以回味终生的心路历程。

El Cap 优胜美地
 

正文

来美国之前,apple和笨笨都只爬运动,几乎没有爬过传统。虽然上了小Po传统攀登的课程,但真正爬传统的次数不超过5次,可以说是零基础。

很早之前请教过小Po:爬大岩壁需要什么样的技能准备?

得到下面这张图:

图片来源:易思婷:《大墙攀登的学习之路》

 

而我们当时的情况,连最基础的“一:基础传攀”都没有过关。苦于没有学习环境,大岩壁这事就先放下了。

2016年,我们开始在美国攀岩旅行的生活,当时也只是想不断学习新的东西。至于The Nose,在被Apple当目标之前的感觉是:这辈子总要去爬一次,但是五年也好,十年也罢,一步步来,不着急。

现在目标达成,回顾过去,我们的训练大致分为几个部分:

传统攀登训练、器械攀登训练、大岩壁相关训练,其它。

 

第一部分:传统攀登训练

方法:传统多段

岩场:Red Rock(内华达州),Yosemite(加州),Lover’s Leap(加州)

标志线路(非所有线路):

III级:
Royal Arches,Yosemite
Black Orpheus,Red Rock
Snake Dike,Yosemite

IV级:
Epinephrine,Red Rock

在初期,Red Rock岩场对我们的帮助非常大。那里5.6-5.9难度范围,3星及以上线路我们基本都爬了,只在Red Rock一地,我们就累计爬了超过100个绳距。

中间完成Half dom的Snake Dike是对传统多段综合能力的一次测试。

最后顺利完成了4级的Epinephrine,也算是收官之线。

Black Orpheus,Red Rock
笨笨跟攀到山顶

Epinephrine,Red Rock

笨笨在先锋烟囱段落

Snake Dike,Yosemite

笨笨先锋中

我们在Royal Arches,Yosemite

收获:

  • 规划:学会看路书,找线路,查天气,计划食品,携带什么样的装备。
  • 保护点:对机械塞/岩塞的使用逐步熟练。根据线路走向正确使用延长快挂。
  • 绳索:需要使用1条以上绳索攀登时,练习及优化绳索管理技术。
  • 体能:Red Rock岩场线路的接近性都比较差,负重单程走1小时都不算远。最远我们单程需要走3小时到达线路。这种训练极大提高了我们的体能。
  • 走路:在长距离接近或下降线路上,我们也训练了在不同地形上,比如在3级,4级地形,如何安全行走。
  • 保护站:自建保护站和挂片保护站,交替领攀或连续领攀,我们都有练习。除非我们两有人当天状态不好,线路基本都是每人领攀一半。如何架设保护站,如何有效交接装备,如何补充食品和水,这些都在训练中不断被优化,养成良好有效的习惯。

 

第二部分:器械攀登训练

方法:大岩壁课程 + 分块训练

岩场:Little Cottonwood(尤他州),Index(华盛顿州),Leavenworth(华盛顿州),Yosemite(加州)

标志线路(非所有线路):

C1:La Escuela(El cap base, Yosemite),Pacific Ocean Wall(El cap base, Yosemite), City Park(Index,Washington)
C2:North American Wall(El cap base, Yosemite)
C2+:Dihedral Wall(El cap base, Yosemite),The Stigma(Cookie cliff, Yosemite)

 

我们先在盐湖城附近的岩场上了易思婷的大岩壁攀登课程,然后依照《How To Climb Big Wall(如何攀登大岩壁)》一书进行器械攀登训练。

大岩壁攀登课程授课时间只有三天,但为了方便我们学习,易思婷采用了学一天,练习一天的方式进行,总共耗时一周。即便如此,这部分的课程依然是非常紧张,很多东西第一次接触,脑细胞不够用,学过之后大部分都交还给了老师。以至于在后面的训练中,不得不经常骚扰老师,把忘记的东西捡回来。(感谢易老师)

大岩壁课程,Apple第一次练习踩绳梯

《如何攀登大岩壁(How To Big Wall Climb)》被笨笨戏称为“大岩壁圣经”,简称“圣经”。

这本书最大的优点就是可操作性非常好,它把你在大岩壁上需要用到的技能循序渐进的拆分成模块,再给出非常具体的训练计划,基本就是一本拿来就用的训练手册。

以书里第一个科目为例:

俯角地形先锋攀登

练习内容翻译如下:

在一个俯角线路上先设置好连续的保护点。
* 器械攀登一次,给自己计时,从而获得基准时间
* 器械攀登五次。关注动作的平滑和一致性。
* 在第五圈的时候计时。目标是比第一次计时快大约50%〜75%
* 再器械攀登五次,集中关注动作的平滑。踩绳梯上升的时候尽量不要停顿。记住,“慢意味着平滑,平滑意味着快”。
* 继续攀登五次,同时关注平滑和速度。争取比前一次计时快20%。
* 在这两节为期两天的训练中,总共做25次训练。

Leavenworth,笨笨在地面反复练习下放技术

 

象这样的训练书里一共有30节,循序渐进:俯角先锋、俯角跟攀、垂直或者仰角先锋、垂直或者仰角跟攀、放置保护、清装备,一直到露营、吊帐、五级大岩壁等等。

如果完全按照书上的要求训练,需要4~6个月的时间,完成后,应该具备足够的能力去攀登鼻子(The Nose)了。

很遗憾,受制于条件的限制,一些章节的训练可能很难完全达成,例如:爬3个5级大岩壁。

我们根据当时已经掌握的技能,按书上的要求完成了器械攀登训练的20个左右的章节,和2条5级大岩壁线路。

City Park, Index,Apple在练习器械攀登

Dihedral Wall(El cap base, Yosemite),Apple在练习器械攀登

La Escuela(El cap base, Yosemite),笨笨在练习在练习器械攀登

收获:

  • 器械攀登能力:掌握了不同地形的器械攀登先锋技能。在俯角甚至一些垂直地形上,我们学会用手点而不是挂在绳梯上保持身体平衡,这样节省了时间。最后在The Nose上最难的器械攀登段落对我们俩人个来说,也没有什么压力,时间上也是按计划完成。
  • 跟攀能力:掌握不同地形的跟攀技能。不浪费更多的时间和体力。

总结问题:

  • 没有做负重仰角爬绳训练。
  • 菊绳调节在最后一天出现问题。笨笨是自制菊绳,绳结有些许滑动,导致仰角爬绳时上升器距离过长,消耗了过多体力。

 

第三部分:大岩壁相关训练

场所:Yosemite(加州),Zion(尤他),Lemon Mountain(亚利桑那),Smith Rock(俄勒刚)

标志线路(非所有线路):
多段器械攀登:
South Face of Monkey Face,C1,Smith Rock

IV级:
Spaceshot 5.7 C2,Zion

V级:
Touchstone Wall 5.8 C2,Zion
Washington Column South Face 5.8 C1,Yosemite

Smith Rock岩场

训练内容包括:

A:多段器械攀登/大岩壁攀登

多段器械攀登是合练,5级大岩壁是实战。

Touchstone Wall,Zion 笨笨在顶峰寻找下降线路

Washington Column South Face 5.8 C1,Yosemite,笨笨在保护站

 

B:大岩壁保护站架设,交接

专门训练了架站、拖包、交接。原来都是模拟拖包,最后阶段训练采用全重量的拖包。圣经上说交接很容易浪费时间,我们就设置了模拟环境,一天交接20多遍来固化动作。当时装石头拖包,包还没上The Nose就快被拖漏了。

Lemon Mountain,Tucson 笨笨在练习保护站交接及拖包

包已快拖破

C:拖包:身体拖包/空中拖包

根据《How To Climb Big Wall(如何攀登大岩壁)》在Yosemite找线路单独练习。
在Lemon Mountain与保护站系统合练。

Apple在Yosemite练习拖包技术

总结问题:

  • 实战线路上的拖包经验还是不够,在The Nose上开始就没有仔细观察拖包线路,多次卡包。

 

其它:自由攀登能力/吊帐/救援

自由攀登能力:

场所:India Creek(尤他),Yosemite(加州),Joshua Tree(加州)

传统自由攀登能力算是我们的弱项。相比较其它训练,我们也没有花太多时间在这上面。可能是觉得这项的提升需要更多的时间。

大岩壁圣经建议,爬Nose之前应该可以在Yosemite稳定的完成5.10a/b的线路。我们在valley的最好成绩分别是10d和10b。后来去JT爬了一些10的线路(并没有都完成),但并不能算是稳定的10a/b选手。

体会:如果你是一个稳定的10A/B选手(携带全套大墙装备不少于15公斤,Yosemite的10A/B,嗯,还是有挑战的),那你可以节省更多的时间,少拖一些东西上墙。

笨笨在Yosemite先锋

Apple在Yosemite先锋

Joshua Tree

吊帐:

因为体力的问题,我们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带吊帐上墙,最后放弃这个方案,也就没有练习吊帐的搭建。如果有计划带吊帐上墙,需要在平地上和岩壁上分别练习吊帐的搭建和收吊帐。

救援:

我们只练习了带拖包下降。

 

结束语

对于从零开始的我们,不管是Red Rock的传统基础、长距离接近;India Creek的爬缝;Maple Canyon的大圆包石头;Lover’s Leap有意思的棱线;Smith Rock Monkey Face的Bolt Ladder;Yosemite充满石英亮晶晶的花岗岩;以及最后JT硬邦邦的线路,对我们最后完成线路都有不同程度的帮助。

Indian Creek

另外一个重要学习途径是跟有经验的人学习,也许他们的一句话,就能让你的系统改进很多,最终在岩壁上节省很多时间。

例如,易思婷说圣经作者的拖包进站方法不是很好,于是我们把拖包进站从可调牛尾改为了MMO;王二说你们的五级岩壁不能只在优胜美地,应该尝试不同的地方呢,于是我们去锡安爬了砂岩的五级大墙,回到Valley之后感觉完全不同了;和Larry请教他们的拖包系统,发现人家是用了一条几乎90米的拖绳,所以有足够的绳尾可以作为下放绳,我们最后决定购买了15米的辅绳作为下放绳索。

反复阅读网上相关的报告,特别是周律的鼻子报告,对于报告中提到的问题,专门做了针对性训练。没有任何一个训练是过度的,任何一个缺失的训练都会在岩壁上给你出难题。

Trout Creek

当我们把The Nose当成目标之后,出于时间考虑,我们的大岩壁训练变得更有针对性,那些在Nose用不到的部分我们暂时略过了。比如,我们没有强化练习自建保护站的大岩壁系统;我们目前只使用机械塞/非对称机械塞/岩塞/非对称岩塞进行器械攀登;我们只简单练习过吊帐的拆装但没有实际使用过。
 

鼻子之后?

这次无惊无险的完成鼻子,除了努力训练,也有大墙眷顾。

鼻子是真正的大岩壁,31段,900米高差,需要在岩壁上睡两个或者三个晚上,前期需要做很多训练。

但同时鼻子线路是一条成熟的线路:每年要被爬上百次,线路清晰,路书明确,甚至所有保护站都是挂片保护站,天气预报准确,随时随地直升机救援。

王二把鼻子称为:大岩壁攀岩馆。刚听到这个名词,觉得很新颖,细思觉得是非常贴切。完成鼻子,跟在岩馆完成了一条V3抱石类似,他说明你已经有了一定的攀登技巧,但这仅限于室内。如果你要去野外攀登自然岩壁,还有大量的训练需要完成。

攀登最重要的是:自己开心!

 

完成鼻子之后,如果依然想玩大岩壁,方向也很多。或者在“攀岩馆”继续增加攀登难度,去爬C2,C3甚至更难的“室内线路”。或者去荒野里攀爬“野外”大岩壁,而这意味着更多的训练科目:多变的天气、攀登风险评估、超长的接近和逃跑路线、漫长甚至永远不可能到达的救援、不完全准确的路书或者仅仅是线路描述、体力分配、食品营养规划、甚至与当地人的沟通等等。

上学的时候老师曾经做过一个比喻:你的知识就像一个圆,圆之外是你未知的部分。你的知识越多,圆周越长,你越会觉得有更多的知识需要学习。

感谢鼻子,让我们的圆周变得更长,更有好奇心去探索无限的未知世界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